-

骚动的心

骚动的心(完整篇) 

作者:烈烈风中

1.

恼人天气,呆在家中,更见纳闷。不想主动找人,却想别人主动上门。老了的男人,常困于无谓的自尊里。三十多岁了,虽然年近不惑,但内心却从来没有这个感觉。看看镜子,仍是挺突的胸膛,紧细的腰,粗壮的臂,皮肤肌理细致,那浑圆挺实的臀部,是跑了多少汗水锻炼出来的。看着镜中的我…….老吗?抚心自问,仍是不错!

可就是缺了自信,满街的小伙子,青春迫人。我最爱看那些打篮球的高中生,汗流在光滑蜜糖色的嫩肤上 ,透着诱人的光彩。一双露在阳光下骄傲地挥动的手臂,时儿举高,露出稀疏的腋毛,我实时会有冲动的感觉,这就是性感吧。寂寞难耐,心头上的一团火,愈烧愈烈,好想好想爆发出来。换上战衣,寻找青春之梦去。仲夏的黄昏特别闷人,热气挥之不去,小背心早已印着薄汗,紧贴的短裤粘得两股之间痒痒。我走过这高中生常练习的篮球场。篮球,我一窍不通,懒管球技好坏,目光只盯着小伙子的青春躯体。「小东传给我,哎!」「三分波,YEAH!」「卓卓好波!」

我不知什么三分四分,只知那名叫小东的身裁高挑,皮肤白晢,一头长发像极漫画中的学生王子。至于叫卓卓的,剪个小平头,中等个子,肤色黝黑,壮如小牛,似有用不完的精力。两人一黑一白,非常合拍!;「今天玩够了,走,肚子饿,去Mcdonald!」卓卓说,

「稍等,我要尿!」小东说这是天赐良机,我待小东入更衣室,随步内进。时间刚好,见他正站着小便,我站在他旁,故意将阴茎全露,向着尿兜,作急不及待的排尿状。小东见我在旁,稍微站开,可是这一动教我完全看到他的宝贝。长长的粉红色阴茎。我实时有生理反应,本已不小的阴茎愈来愈涨,小东看到我的愤犷状,有点诧异。我向他一笑,特意把阴茎再上下一摇,状似拭去余液,实在是显示着我的天赋本钱。不是夸口,一向我都以宏伟自豪,可惜,死穴却在臀中,天意弄人!

小东看到我的举动,有点不知所措,然而小男生的视线早已出卖了他的内心。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大物,粉红色的阳具已不知不觉中澎涨起来,斤?I十足。人说高个子,下面很长,小东的粉吊真的很长,而且很粗。他比我还要高,一米八吧,这是我最爱的类型,又高又帅又健壮。 我转身走向更衣间,门不掩上,在他面前除除将小背心脱下,很慢很慢的脱。我要他欣赏我提身举手,将腋脶尽露,纤腰尽显的美态。只见他看着我,脸泛胭红,小嘴微张,那长长的阳具,撑得薄绢质料的运动裤,像一个小帐蓬。我咀角含笑,轻轻的转身,将紧贴的牛仔短裤缓缓脱下。臀部是我最满意的部位,挺、突、多肉,粉白,除了小穴有数根耻毛外,可谓无瑕!我弯身挺高粉臀,作解鞋带状,再将双腿微分,将最隐秘的地方已毫不保留地向他展露。我故意扭动着,将阴囊连同菊花一张一合,头从双腿间,观察着小东的动静。祇见他一步一步地走向我。突然,我发觉臀部有硬物顶着,跟着一双微微擅抖的手,温柔地,贪婪地爱抚着我的肥臀。转过身,只见小东青春的躯体贴在身旁,我关上了门,蹲下,急不及待的将小东的裤子拉掉,大口大口的将那年青的阴茎 吞吐在咀中,尤恐会失掉此人间珍品。小东急速地呼吸,健壮的胸膛不绝的起伏着,明显既兴奋又刺激。我牵起那阔大的篮球衣,一头转进里面,由阴茎一直向上舐,品尝着高中生细致的皮肤,汗水。肚脐间的嫩毛,告欣我这将会是个勇猛的小男人。我在已发硬的粉红乳尖上,用舌挺着,用唇抵着,用齿噬着。小东放软身子,背靠墙壁,任由我舐遍每一寸肌肤。我从诱人的纤腰,一直舐至腋窝,嗅着窝里的骚汗味,唾液混在那幼嫩的体毛上,我恨不得吃掉这俊美少年。小东在我的疯狂吻噬下喘气连连,陶醉的呻吟声被我用咀巴停止了。他把舌头整根的放在我口中,我们唇舌交缠。小东双手并不间着,他不住抚弄着我的粉臀,手指在我的小穴上留连忘返,这是我的敏感地带,每一下的触动都牵引着我的灵魂深处。我背转身,站在更衣室的右凳上,挺起嫩白浑圆的臀部,这可以令小东近距离地欣赏,爱抚,亲吻我的圣地。小东不知我有此举动,当看到我盛放的菊花,他疯狂地擗开我两边臀肉,将我最隐蔽的地方,亳无保留地曝露出来。他亲吻着,轻咬着细白的臀肉,有时咬重了,在嫩肤上留下了淡淡齿痕。他又用舌头顶在菊穴深处,我已无力招架,骚软得快要站立不住。天花上的电风扇,发着呼呼之声,吹遍我的肌肤,但却丝毫无助我内心的骚痒。我缓缓站下,仍然背着小东,反过双手,带领着茄子般的阳具,对准我的菊穴,一点一点的,缓缓深入我的内壁中。

啊……..,小东轻一点,慢慢的,待全完插入才动,啊…….你好大,好粗,啊……停一停…..啊啊,你好大啊…….」 「你里面很软,包得我很舒服,唔……放松点……啊………够不够深?」亚「够够…..好深,好入……」我轻声地说,不能扬声啊。小伙子显得十分兴奋,那硬度、粗度、长度都足以把我操死。他过份的奋犷已不可有片刻的停留,未待我适应,在没有润滑剂下已拼命地抽插。我不能发声,死命地忍着小男生的强力挺进,插得既深又狠,每一下都像要拉出我的五脏六腑,我双手牢牢地按着石凳,尽量挺高粉臀,迎着小伙子的无情的冲击。

经过五分钟的抽动,我已适应了小东粗大阴茎顶撞,每一插是那么的深,每一抽都是那么的不留余地。那感觉像榨取着年青人的每滴精华,我不住的收放着秘穴,感受着巨根在肠壁中的磿擦。谁说阳具大小没有所谓,这大根就操得我半死,那种涨紧的冲击,小物根本做不到,更何妨它的主人是个十七,八岁的青年。

       「小东,你在那里,尿得这么久,喂!小东!」突然更衣室外传来叫唤小东的声音。原来卓卓在外等了很久,未见小东出来,故入更衣室找他。

2.

我被这突然奇来的呼喊,吓得不知所措,正想叫小东停止抽插,可是他兴味方浓。

不要发声,等一下他便会走,唔……继续,舒服吗?唔……..啊…….」我已拿不定主意,就听他吧,那来这么急色的小伙子?小东仍旧埋头的冲顶着我的深处,一手抓着我的头发,一手把弄着我硬得火热的粗吊。我咬着唇,恐妨叫了出来。  

「小东,奇怪,人呢!小东你在更衣吗?」卓卓正敲打着门

「小东,是你吗? Are you OK?」「找错人了!」我压着嗓门应着。

此时小东将大吊完完全全深顶在我的直肠中,惟恐有一丝空隙,一动不动,只是不断地抽搐。我觉得它变得好大,好粗,大得像快挤爆我的肠壁。  -关注边缘! |「噢,Sorry, 那小东走到那里去?」卓卓在门外喃喃自语。 

随着远离的脚步声,我们知他走了。小东随即快速抽插,双手死命的捏着我的乳头。*「啊….啊….我出,我出……….我出了!」一阵激爆的喷射,我的菊穴溢满了小男生的精液,只觉它在那温柔乡内颤动着,像有射不完的爱液。此时我的高潮也来了,我大力的上下打动粗吊,肛门不断收缩,浓厚的精液,射得墙壁一塌糊涂。小东被我收紧的肛门,弄得巨根发麻,一下子溜了出来。肛门突然变得莫名的空虚,过多的少男精液,从洞口流到大腿上。我回头亲吻着小男人,小东轻轻一笑,听听室外无人,对我说:「我先走了,bye-bye!」即推门出去。由于我一丝不挂,只得先行清理。听到开水龙头声,不一会,室外一片死寂,只剩下空空的一间大更衣室,一个刚被操爆的男人,与及空虚的肛门,伴着空虚的心!

第二天依旧上班,星期一的早上特别繁忙。我挤入地铁里,四周都是人,紧贴得肩臀相靠。我喜欢臀部被压着的感觉,穿着薄料子的贴身西裤,挺突的臀部格外明显。小东昨天的冲击,余韵尤在,我只感到洞穴痒极,乘客在我臀部的每一磿擦,都可以引起我的冲动。-「下一站是中环,乘客请在左面车门下车

淫梦乍醒,一星期的工作又开始了!

3.

‑「泰利,早!」「嗨,兰茜,我今天有甚么urgent的会议?」

「除了同万利洋行马先生lunch外,今天人事部派来了一个办公室练习生,你要不见一见?」

「不用了,我先向老板汇报上月业绩,帮我准备见马先生的文件吧!」回到公司,一切都变得如此有规律,洽谈、筹划、签约、汇报、检讨。高不成,低不就的职位,永远都是工作的中枢,没完没了。

「早晨,周永生,想报告上月的销售情况。」关周永生是公司的大股东,亦是CEO,甚么也要管,连洗手间厕纸也计算用度,一等一的算死草。

「泰利,先不忙,我侄儿等着到英国升学,现正闲着,想跟你吸收点社会经验,小东,过来叫Uncle!」

我一听小东二字,心里先发毛,再转向沙发,昨日把我操得魂不附体的小王子,赫然西装毕挺的站在眼前。

「嗨,Uncle 泰利,请多指教!」小东似笑非笑的望着我,我难为情得作不出反应。

「你好!」我用干涩的声音应着。

这三个月就帮泰利学习学习,泰利,有甚么可以做的尽管吩咐他,年轻人一定要有干劲,工作要卖力啊,知道吗?」

我一定会倾全力地干,Uncle 泰利,请多给我机会。」小东诚恳地对我说。  -我面有菜色,一阵冷一阵热,那有这么巧!「周生那我先回去准备中午同万利签约的文件。」「小东,那你就跟着泰利过去吧!」小东跟着我回到办工室,主动关上门,我还没有坐下就摸着我的屁股,「怎样,昨夜好睡吗?有否想着我?」另一只手即往我的阳具乱搓。

啊,这是办公室,不能这样。」

「怕甚么,你同秘书说正在教我工作,不要骚扰便是,快,要不我跟伯伯谈谈我们昨日的事。」Z

「ok ok, 兰茜,我正忙,不接任何电话。」

小东听罢已急不及待将我的裤子脱下,扯开我的衬衣,着我伏在写字枱上,张开双腿,我的屁眼完全曝露在他面前。小东二话不说,拉下裤子,就活生生的将发硬的阳具插进来,前后还不到二十四小时,我又被这又粗又大的硬吊抽插着,或许昨天冲击得利害,他很容易就长驱直进。穿着衬衣,结着领带的在办公室被人干还是第一次,又是不能叫床,但内心有说不尽的兴奋。小东就在这早上干了我三次,前后两个小时。当我整理好衣服后,兰茜已敲门提醒我的午餐会议。我拖着疲乏的身躯,装着一屁股的少年精液见客去。

签约十分顺利,回到办工室已差不多五时。看见枱上有message,写着请回电大军。大军是我的多年男友,现在中港两地工作,是经营淡水鱼批发,刚三十岁,体健力雄,个子不高,但就是健硕。他是玩健身的,还在比赛得了奖。我就是不喜欢太壮,那种硬邦邦的肌肉很怕人。但在床上,仍然十分能满足我。我从不对他表示任何承诺,祇要有兴趣,大家可以玩,然而双方都要尊重个人自由,一直如此。